华东在线 | 魅力华东 | 生活频道 | 娱乐频道 | 体育频道 | 汽车频道 | 图片频道 | 华东博客

华东在线 >> 华东百科 >> 自然 >> 中国独有的地质瑰宝—额尔齐斯石

  在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块指甲盖大小的透明玻璃状矿石。这是迄今世界上发现的惟一的额尔齐斯石。

  1979年夏,韩凤鸣在额尔齐斯河畔发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白色半透明自然晶体。1983年,它被国际矿物协会确认为世界上首次发现的新矿物。因发现于额尔齐斯河流域,韩凤鸣为其命名为额尔齐斯石。

  韩凤鸣将这块额尔齐斯石无私地捐给了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成了馆里的“镇馆之宝”。

  一次意外 发现一种新矿物

  2006年 12月2日,记者来到额尔齐斯石的发现者韩凤鸣老人的家。老人家里的摆设很简单,写字台、高低柜是上世纪70年代在可可托海购置的,看起来“阔气”一些的皮沙发还是儿子“淘汰”后送来的。

  老人除了患有高血压之外,身体很好。这与他年轻时的野外工作经历有很大关系。

  韩凤鸣的老家在黑龙江省北安市,1959年,他从长春地质学院毕业。大学里,韩凤鸣学的是稀有金属地质专业,这是国家第一次开设此专业。毕业后,为了响应党的号召,韩凤鸣自愿要求到新疆工作,被分配到了可可托海,从事野外地质工作。

  “刚去的时候,条件非常艰苦,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就和一起分配来的大学生们挤在一间大房子里,把铺盖往水泥地一铺,就算是在可可托海安了家。”韩凤鸣说。从春天雪融开始一直到整个夏天结束,韩凤鸣都在野外。每次出去不是骑马就是徒步,馒头就咸菜是家常便饭。

  韩凤鸣说:“我在野外的时间比在家多,与石头在一起的时间比跟爱人孩子在一起多。三个孩子都是爱人带大的,我几乎没怎么管过家,1997年退休后才有时间补偿老伴。” 提起可可托海,话题自然转到了如何发现额尔齐斯石的问题上。 1979年夏的一天早晨,韩凤鸣和其他队员带着罗盘、放大镜、地质锤,背着够一天吃的馒头和咸菜,骑马开始对可可托海的一个矿点进行检查。

  “实际上就是对矿脉进行检查,对矿石进行判断,看有无深入研究的必要。”韩凤鸣解释说。下午,在经过一条矿脉时,矿脉中一块无色透明的石头引起了韩凤鸣的注意。这块石头有成人拳头大小,很像石英,但凭感觉,韩凤鸣又感觉不是。 “我们平时所说的水晶,其实是一种无色透明的石英结晶体矿物,它的主要化学成分是二氧化硅,跟普通沙子是同一种物质。当二氧化硅结晶完美时就是水晶,二氧化硅胶化脱水后就是玛瑙。”韩凤鸣解释说。他用地质锤敲下了这块石头,放进背包里带了回去。

  工作之余,他不时拿出那块石头端详、琢磨。韩凤鸣说:“经过对它的光学、化学性质的初步测试,首先从折光率这一点排除了它是石英,再将它与《矿物手册》上记载的所有已知矿物进行对比,我初步认为它可能是一种新矿物。”

  一次命名 额尔齐斯举世闻

  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新矿物?由于当时可可托海矿务局的测试设备有限,1980年,韩凤鸣将它一分为二,并将其中的一半送往当时国内分析设备较为先进的成都地质学院进行进一步研究。

  成都地质学院张如柏教授经过X射线粉晶分析,初步肯定了韩凤鸣的想法。新矿物的发现,其新结构、新成分缺一不可。为得到更权威的结论,样品又被送往北京地质科学院做更为精确的分析,证实了此前的判断。有了这些支撑,韩凤鸣写了发现新矿物论文的初稿,并寄给了张如柏教授。

  “为给‘石头’起名,张教授征求我的意见,我说自己喝着额尔齐斯河水,在额尔齐斯河边工作,它又是在额尔齐斯河流域发现的,就起名叫额尔齐斯石吧。”韩凤鸣说,最终,这篇论文发表在《矿物学报》上。但新矿物的发现必须得到国际矿物协会的认可,于是张教授又将论文寄往设在美国的国际矿物协会新矿物命名委员会进行审定。

  1983年3月3日,国际矿物协会新矿物命名委员会主席、加拿大安大略博物馆J·A·Mondarino博士向张如柏、韩凤鸣写来信函,对韩凤鸣的发现予以确认。与此同时签发了文件,确认额尔齐斯石为世界上首次发现的新矿物。

  “开始那块石头有拳头大小,做一次分析拿掉一块,到后来,我手里就剩下了指甲盖大小的一块了。”韩凤鸣说,他把这块珍贵的额尔齐斯石献给了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成了那里的镇馆之宝。

  1984年,新疆有色局的《新疆有色报》首先刊登了韩凤鸣发现额尔齐斯石的消息,紧接着,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播报了这一消息。随后,《人民日报》、新疆人民广播电台、《新疆日报》也对此进行了报道。

  一次参观 亲眼目睹镇馆

  可可托海三号矿脉盛产世界上已知的140余种有用矿物中的86种,其中尤以铍、锂、钽、铌等稀有金属矿著称,其矿种之多、品位之高、储量之丰、成带之分明、开采规模之大国内独有,世界罕见,被誉为“世界地质矿产博物馆”,是世界各国地质学家心中的圣地,在各种不同文版的地质矿床学教科书里几乎都能找到它的身影。

  三号矿脉自从1930年被发现后,吸引着俄、美、英、日、德、法、加拿大等各国上百名地质学家考察和参观。韩老常常想:“如果我们自己都没有一个标本陈列室,岂不愧对这一盛誉?”

  找木匠打陈列柜、装玻璃、做标签、选标本等,在韩凤鸣的亲自组织参与下,可可托海历史上第一个标本室在一间苏式土块房子里建了起来,它就是现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的前身。

  标本室建好后,每逢有重要人物来参观,韩凤鸣都会亲自接待、讲解。1984年8月8日,国务委员方毅到可可托海视察时,听说这里建立了自己的标本室,非常高兴。在标本室,有人介绍讲解员就是额尔齐斯石的发现者,方毅紧紧拉住韩凤鸣的手说:“了不起啊,你为地质工作事业增了光。”

  2006年11月18日,记者也有幸参观了可可托海地质陈列馆。陈列馆有一百平方米左右,被分成了两间房子,各种矿石被陈列在用玻璃封闭的展览区内。那都是一些外表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石头”,如果不是工作人员小王的介绍,我们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这些矿石当成无价之宝。那块稀有的、价值连城的额尔齐斯石也静静地躺在玻璃柜里,它只有指甲盖大小,看起来晶莹剔透,像块玻璃。

  除了这里,当年韩凤鸣找到的那块额尔齐斯石还分割下了两块,分别存于成都地质学院和北京地质科学研究院。与额尔齐斯石同居一室的还有可可托海出产的矿物珍品:16公斤重的海蓝宝石、17公斤重的黄玉、60公斤重的钽铌单晶矿。小王说,这些矿石有的纯度很高——有些铜矿石基本上就是天然铜,而那六棱柱的铍矿石,如果透明度高就是天然的海蓝宝石。小王说:“这些都是地质科研人员研究地质矿藏最珍贵的实物。明年,可可托海准备新建一座地质陈列馆,向游客开放。”

  一个梦想 探索发现更多宝

  1985年,中国有色工业总公司在新疆筹建成立新疆有色金属黄金工业学校,46岁的韩凤鸣被抽调到了乌鲁木齐参加筹建工作,结束了自己在可可托海的生活。但在可可托海22年的野外地质生活中,他踏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这也成就了他不少惊人的发现。

  1978年,即发现额尔齐斯石的前一年,韩凤鸣和一位同事在可可托海发现了另一种新矿物——以阿尔泰山命名的阿山矿。1984年,他因此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奖四等奖。除此之外,他还是国内第一个发现石川石的人。在同韩老的谈话中,记者发现,名利离他太遥远了——他发现额尔齐斯石后,曾有人建议韩凤鸣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这个新矿物,但他只是一笑而过。韩凤鸣说:“按照国际惯例,应当用发现者的名字来命名,但我们所处的年代是一个不讲名利,只讲奉献的时代。发现阿山矿那年,我就领回一张奖状,这是国家对我工作的认可和表彰,是荣誉。将额尔齐斯石献给国家,我从未后悔过,也从未想到自己该从中得到什么名利。”

  额尔齐斯石的发现,使得世界矿物家族中新增了一名成员,但对普通人来说,它并不值钱——至今还没有找到它的工业、商业应用价值,但它的珍贵不在于这些,而在于学术和科研领域。对世界矿物研究者来说,它不像阿山矿可以在可可托海甚至阿尔泰山山脉中较容易找到,目前只有韩凤鸣发现的一块是已知的,其价值当然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在可可托海、额尔齐斯河流域、阿尔泰山山脉中肯定还有,但是在哪里?目前尚不知道。发现更多的额尔齐斯石还有待进一步地探索和发现。”老人的眼里充满了期待。

纠正错误

标签: 额尔齐斯石

贡献者:李惊艳

参考资料: https://view.inews.qq.com/a/20170107A027W700

本词条对我有帮助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词条统计

浏览次数: 

纠错次数: 查看详情

获赞次数: